中文版 | ENGLISH

加拿大患者32歲,于1994年開始出現雙下肢乏力,開始為右下肢,逐漸發展至左下肢,行走困難,容易跌倒,至2000年患者雙下肢抬起困難,腱反射增強,加拿大某醫院醫生認為患者為痙攣性截癱。2000年至2001年期間顱腦MR提示輕度腦萎縮。2001年開始雙下肢乏力進行性加重,下肢僵硬,出現足內翻畸形,行走困難,只能上下4-5個階梯,不能跑、跳,同時出現雙上肢近端肌力減退,GOWER征陽性,大便失禁,發音不清。此后患者曾嘗試中藥治療,癥狀仍進行性加重。至20083月患者失去行走功能,不能站立、坐起,雙上肢乏力,不能抬舉,二便失禁,長期輪椅生活。20096月患者于Calgary 醫院復查頭顱MR提示廣泛腦萎縮。為求進一步治療,入住廣東省中醫院細胞治療科。

干細胞治療前:1.反應遲鈍,構音不清;2.四肢乏力,肌肉萎縮,雙上肢不能抬舉,雙下肢僵硬,不能活動,二便失禁;3.雙上肢肌張力正常,雙下肢肌張力升高。雙上肢近端肌力3-級,遠端肌力3級,雙下肢肌力0級。

干細胞治療后(經8次干細胞治療):1.患者神清,精神可,構音較前清晰,意思能表達清楚。2.四肢乏力好轉,雙上肢可抬舉,舉起右上肢時無疼痛感,打電話時能用右手拿話筒,能自行拿餐叉吃東西,能自行刷牙、梳頭等,右手手指能伸直。3.雙下肢活動較前好轉,坐位時能抬起雙腿,在攙扶下可靠床邊站立10分鐘,納眠可,能控制大小便,大便規律。4.四肢肌力增強,雙上肢近端肌力4級,遠端肌力3級,雙下肢近端肌力2級,遠端肌力1級。